淘宝彩票

  • <tr id='R4YgLV'><strong id='R4YgLV'></strong><small id='R4YgLV'></small><button id='R4YgLV'></button><li id='R4YgLV'><noscript id='R4YgLV'><big id='R4YgLV'></big><dt id='R4YgLV'></dt></noscript></li></tr><ol id='R4YgLV'><option id='R4YgLV'><table id='R4YgLV'><blockquote id='R4YgLV'><tbody id='R4YgL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4YgLV'></u><kbd id='R4YgLV'><kbd id='R4YgLV'></kbd></kbd>

    <code id='R4YgLV'><strong id='R4YgLV'></strong></code>

    <fieldset id='R4YgLV'></fieldset>
          <span id='R4YgLV'></span>

              <ins id='R4YgLV'></ins>
              <acronym id='R4YgLV'><em id='R4YgLV'></em><td id='R4YgLV'><div id='R4YgLV'></div></td></acronym><address id='R4YgLV'><big id='R4YgLV'><big id='R4YgLV'></big><legend id='R4YgLV'></legend></big></address>

              <i id='R4YgLV'><div id='R4YgLV'><ins id='R4YgLV'></ins></div></i>
              <i id='R4YgLV'></i>
            1. <dl id='R4YgLV'></dl>
              1. <blockquote id='R4YgLV'><q id='R4YgLV'><noscript id='R4YgLV'></noscript><dt id='R4YgLV'></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4YgLV'><i id='R4YgLV'></i>

                從軍16年來三次走上維和戰場,他時刻保持沖鋒的姿態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卞龍責任編輯:丁楊2019-12-15 11:33

                卞龍在進行輕武器射擊訓練。鄧鈔鐳 攝

                “所有人員進入掩體……”當地時間今年7月22日下午,馬裏加奧維和營地遭遇汽車炸彈襲擊,爆炸產生的沖擊波,威脅到200米外的機場。此時,我第七批赴馬裏維和工兵分隊隊員正在執行機場場建任務,臨時擔負立體中隊隊長的我,迅速指揮分隊人員進行自我防衛。

                西非馬裏,驕陽似火。在這個“被遺忘的角落”,平均每21個小時就會發生一起襲擊事件,是目前最危險的聯合國維和任務區之一。

                確認大家都進入掩體後,我才隱蔽到最靠前的機場防禦沙箱後,密切觀察周圍險情。從軍16年來,這是我第三次走上維和戰場,盡管我擔任的是維和大隊管理組組長,但有時也會根據任務需要被臨時委以其他職務。

                對我來說,這種突發事件已屢見不鮮。在維和一線,我經歷過更加慘烈的恐襲事件。

                2016年5月,我第二次赴馬裏執行維和任務。當月31日晚,部隊正組織學習教育活動。20時50分52秒,我聽到對講機裏傳來哨兵申亮亮急促的聲音:“2號哨位報告,不明地方車輛強行闖卡,請求支援!”

                聽到報告,作為快反分隊隊長,我立即指揮快反班取槍,火速出動。在距離哨位大約25米時,只聽一聲巨響,我被爆炸產生的沖擊波掀飛了好幾米遠。我掙紮著爬起來,摸了一下胳膊和腿,發現都在,只是耳朵在流血,我才醒過神來。那時,營區已是一片漆黑、漫天煙塵。

                這次恐襲導致我雙側鼓膜穿孔,聽力嚴重受損。我強忍傷痛,帶領快反班搜救傷員,整理烈士申亮亮遺體,構築營區外圍防禦工事,直到6月2日下午,我才被戰友拉下火線,住院接受治療。

                雖然受傷不輕,但一想到犧牲的戰友,我就覺得自己這點傷根本不算啥,還想堅守戰位。不曾想,我的傷勢被判定需要回國治療,盡管我多次上交報告請求繼續執行任務,但最終還是不得不暫別維和戰場。

                走出國門,代表的是祖國,必須高標準完成各項任務,展示中國軍人的風采。2014年1月,我作為我國首批赴馬裏維和部隊的一員,第一次執行維和任務。剛到達維和任務區不久,工兵分隊就受領了修復道路的任務。我全身心投入到現地勘察、方案擬制、協調指揮的工作中。

                清晨,當地民眾還在睡夢之中,維和官兵就開始了緊張而忙碌的施工。炎炎烈日下,我和戰友的迷彩服濕了又幹、幹了又濕,掛上了一層層“汗堿”。有一次緊急施工任務,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們僅用一個晝夜便完成了道路修復,生動詮釋了中國軍人頑強的戰鬥作風。

                身處維和戰場,時時處處都面臨著潛在的危險,但我義無反顧。“你的耳朵就是在那兒被震傷的,你還要去?”盡管每每回想起那段經歷,我都心有余悸,但第三次出征前,面對親友的擔憂,我還是毅然遞交維和申請書。因為我想回到維和一線去,再看一眼灑有烈士熱血的土地。

                三度維和,我始終初心不改——牢記使命,時刻保持沖鋒的姿態,為祖國爭光,為軍旗添彩。

                (廖航、楊再新采訪整理)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