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中奖

  • <tr id='spwNh2'><strong id='spwNh2'></strong><small id='spwNh2'></small><button id='spwNh2'></button><li id='spwNh2'><noscript id='spwNh2'><big id='spwNh2'></big><dt id='spwNh2'></dt></noscript></li></tr><ol id='spwNh2'><option id='spwNh2'><table id='spwNh2'><blockquote id='spwNh2'><tbody id='spwNh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pwNh2'></u><kbd id='spwNh2'><kbd id='spwNh2'></kbd></kbd>

    <code id='spwNh2'><strong id='spwNh2'></strong></code>

    <fieldset id='spwNh2'></fieldset>
          <span id='spwNh2'></span>

              <ins id='spwNh2'></ins>
              <acronym id='spwNh2'><em id='spwNh2'></em><td id='spwNh2'><div id='spwNh2'></div></td></acronym><address id='spwNh2'><big id='spwNh2'><big id='spwNh2'></big><legend id='spwNh2'></legend></big></address>

              <i id='spwNh2'><div id='spwNh2'><ins id='spwNh2'></ins></div></i>
              <i id='spwNh2'></i>
            1. <dl id='spwNh2'></dl>
              1. <blockquote id='spwNh2'><q id='spwNh2'><noscript id='spwNh2'></noscript><dt id='spwNh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pwNh2'><i id='spwNh2'></i>

                特稿丨守護澳門的青春歲月(下)

                來源:軍報記者作者:宋明亮 孫偉帥 何友文 姜博西責任編輯:張詩夢2019-12-10 09:02

                △駐澳門部隊官兵在夜幕下進行交接哨。宋明亮 攝

                特稿丨守護澳門的青春歲月(下)

                ■中國軍網記者 宋明亮 孫偉帥 何友文 通訊員 姜博西

                幸福

                時間見證著澳門的成長,也見證著我們的成長

                晚上9點半,我終於等來了鐘飛。他一路小跑,見到我連聲抱歉。

                鐘飛是駐澳門部隊某保障隊的一名司機。晚上9點半結束一天的工作,算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鐘飛很瘦很精幹,從2004年入伍到現在,方向盤就是他手裏的槍,那一方小小的駕駛室,就是他的戰場。

                △精準射擊。資料圖

                澳門回歸時,鐘飛正在讀小學。那一晚,鐘飛打著瞌睡看完了電視直播,第二天老師提問,他“只記得飄揚的五星紅旗和一面‘綠色’的旗幟”。直到多年後,自己被選調進駐澳門部隊,再一次觀看當年的交接儀式,鐘飛笑著打趣自己:“年少不懂事,竟然錯過了那麽莊嚴而神聖的時刻。”

                來到駐澳門部隊之初,這名“老司機”也犯過難。澳門的汽車全部是右舵,這讓開慣了左舵車的鐘飛花了半個多月去適應。“有時一出營區大門就犯暈,向左走還是向右走?那時候簡直就是我的‘人生難題’!”

                解決了“人生難題”,鐘飛開始對澳門漸漸熟悉。哪條路寬,哪條路窄,哪條路車多,哪條路人少,他都一清二楚。提起澳門的某一條街道,他就像是智能導航一樣,可以馬上說出具體位置和行車路線。這樣的熟悉,會讓人誤以為他是土生土長的澳門人。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熟悉,鐘飛更容易、也更直觀地見證了澳門這些年的變化。

                △官兵進行格鬥練習。宋明亮 攝

                在鐘飛來到澳門的第五個年頭,珠海橫琴自貿區正式掛牌,成為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新載體。截至2019年4月,共有370項制度創新成果實際落地,近1500家澳門企業在橫琴登記註冊。

                這樣的數據,鐘飛能從新聞中讀得到,但真正能讓他感受到變化的,是來往於珠海和澳門之間日漸增多的車輛,以及蓮花口岸周邊一棟棟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當然,還有他們現在身處的氹仔營區。

                對此有著深刻感受的,還有駐澳門部隊參謀部部隊管理處處長李翔。

                李翔清楚地記得,國際奧委會宣布北京申奧成功的那一天,也是他正式來到澳門的第一天。那時,駐澳門部隊還“蝸居”在臨時租住的龍成大廈裏。

                △利用樓梯進行體能訓練。資料圖

                “那時候條件確實很艱苦,為了保持戰鬥力,部隊購買了很多健身器材放在樓道裏,而樓道本身又要充當練習刺殺的場地。體能訓練就是跑樓梯,12層高的樓梯,一遍一遍地上下跑。”李翔回憶著進駐之初的艱苦歲月,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2012年,澳門特區政府在寸土寸金的氹仔無償特批了一塊土地給駐澳門部隊,用以改善生活條件。2014年,氹仔營區改擴建完成,“小籠子”的歲月定格成軍事展覽館中的一幅幅歷史照片,也成為李翔——這名“老駐澳”心中珍貴的記憶。

                20年間,李翔往返於珠海、澳門兩地,“自己也從青澀小夥變成了中年大叔”。摸著自己已經有點花白的頭發,李翔說:“看看自己,感慨時間的流逝;看看澳門,就覺得自己的青春值得。時間見證著澳門的成長,也見證著我們的成長。”

                鐘飛的妻子現在偶爾會帶著孩子來澳門探親。他們最喜歡去的地方是澳門的黑沙公園。陪著家人踏浪、堆沙,是鐘飛最幸福的時刻。在他們周圍,大多是來海邊散步的澳門市民。不知從什麽時候起,鐘飛覺得,“自己好像也是這些普通澳門百姓中的一份子”。那種來自一奶同胞的情愫,早已在他心中生根發芽。

                不管是鐘飛還是李翔,他們都把青春鐫刻在了澳門這片土地上。很多時候,駐澳門部隊的官兵都會說:“當兵派駐澳,一生都榮耀。”這份榮耀,來自他們的“只問耕耘,不問收獲”,也來自澳門——這片流淌著他們汗水的土地的一點一滴的變化。

                使命

                在澳門市民的眼裏,我們找到了自己的使命和驕傲

                駐澳門部隊的軍事展覽館正在為即將到來的澳門回歸20周年慶祝活動做著最後的準備,展品被細心收納在密封箱中。在一個個透明的密封箱裏,存放著駐澳門部隊進駐20年來的點點滴滴,只要一打開,20年的發展長卷就會展現在眼前。

                在眾多密封箱裏,那箱存放著一本本紅色簽名冊的,是最讓大家寶貝的。這一本本看似普通的簽名冊,是駐澳門部隊軍事展覽館的“鎮館之寶”。

                △15萬澳門市民共同簽名的感恩冊。資料圖

                2017年8月,駐澳門部隊官兵三天三夜戰“天鴿”的新聞持續刷屏。那一個個拼盡全力的綠色身影,留在了照片裏,更深深烙印在澳門市民的心中。11月,由15萬澳門市民共同簽名的感恩冊送到了駐澳門部隊。

                那是一本本專門定制的簽名冊。封面上,五星紅旗和澳門特區區旗交相輝映,兩面旗幟之間,“感謝解放軍駐澳門部隊”幾個字裏的“感謝”二字格外突出。金色大字下方,是那場救援中感動了15萬澳門市民的人民子弟兵的照片。

                翻看簽名冊,許多頁面都經過了精心設計——有人貼上了自己用手機拍下的相片,有人畫上了蓮花盛開的圖案,有人為解放軍作詩表達祝福,還有幼兒園的小朋友們用便簽紙拼成了愛心的形狀……

                △感恩冊上,幼兒園的小朋友們用便簽紙拼成了愛心的形狀。孫偉帥 攝

                瀏覽著簽名冊,我在想象著澳門市民制作它時的場景,也許社區的人們會排起長隊,翹首期盼著在那一頁紅色的紙上留下自己的姓名;也許學校的老師會幾人湊到一堆,認真研究頁面版式;也許還在上學的學生會像制作手賬般精心設計,以表達他們的謝意……但,無論是怎樣的情形,當筆尖的墨水變成紙上的漢字,這一份連起來長達近60米的簽名長卷都讓我們讀懂了包含其中的深情厚誼。

                每次看到這一本本感恩簽名冊,雷文總是心潮澎湃。雷文是駐澳門部隊某特戰連副連長,雖然沒有參加那一次救援,但他仍然覺得很光榮,“因為自己是駐澳門部隊的一份子”。作為一名軍人,守國就是守家,守家就是守國。這些被悉心保管的簽名冊裏,藏著讓他們履行防務腰桿更硬的秘密。

                在被選調進駐澳門部隊的一年多時間裏,雷文不斷地感受著家與國的聯系。因此,在每一次訓練中,這名面對女孩說話會臉紅的小夥子會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在特戰連戰士的眼中,連長李楊春和副連長雷文簡直就是一對“魔鬼教頭”。平時看起來不顯山不露水的兩個人,一上訓練場,“眼裏就會冒出一股子殺氣”。

                △駐澳門部隊特戰隊員正在進行意誌障礙訓練。宋明亮 攝

                在氹仔營區的訓練場上有專門為特戰連設置的意誌障礙訓練,讓人看了會有種心尖一顫的感覺。蹲在3米深的水坑旁邊,李楊春和雷文近乎冷血地將一名名已經浮出水面的戰士又摁進了水裏。而戰士們的選擇只有一個,在浮出水面後大喊一聲:“忠於祖國!忠於人民!”

                沒有人記得自己被嗆過多少次水、被毒辣的日頭曬掉過多少層皮,但所有人都記得自己在絕望時喊出的那一句“忠於祖國!忠於人民!”,都記得自己為什麽要守護在這裏。

                雷文曾帶領駐澳門部隊部分特戰隊員赴馬來西亞參加“和平使命-2018”中馬泰聯合軍事演習。這是駐澳門部隊首次走出國門參加聯演。擅長城市反恐的他們,在一場場叢林作戰中表現優秀,最終獲得了“和平使命”勛章。

                雷文將頒授勛章的時刻,視為自己軍旅生涯中的高光時刻,他的人生舞臺也因為站在中國軍隊的序列中而不斷拓寬。而越是在這樣的時候,雷文就越能感受到肩頭責任之重。

                △“五一”軍營開放,邀請澳門市民走進軍營參觀聯誼增進軍民情誼。資料圖

                今年年底,李楊春即將離開澳門。最近,他經常回憶起這6年來的點點滴滴。曾有澳門市民在軍營開放活動中為他拭去汗水,他也曾看到過軍車行駛在澳門街道時,澳門市民豎起的大拇指和贊許的笑容……在與澳門市民為數不多的接觸中,這名鋼筋鐵打的硬漢的心被溫暖著、融化著。“在澳門市民的眼裏,我們找到了自己的使命和驕傲。”

                許多駐澳門部隊的官兵都喜歡看氹仔營區軍事展覽館的一塊天花板。在那一方天花板上,幾百盞小燈拼成了中國版圖。每當小燈亮起,就好像祖國的大好河山在眼前展現。

                他們身處軍營,無法像同齡人一樣隨時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但仰望著頭頂閃閃發光的雄雞版圖,他們就會更加堅定自己青春的選擇。

                每一次仰望,他們總會把目光落在澳門的那一點燈光上。這裏,是他們用青春與熱血守衛的地方,也正因為有了他們的守護,這片蓮花寶地才會更加閃亮。

                △駐澳門部隊臂章。孫偉帥 攝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