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开奖

  • <tr id='VQiPYi'><strong id='VQiPYi'></strong><small id='VQiPYi'></small><button id='VQiPYi'></button><li id='VQiPYi'><noscript id='VQiPYi'><big id='VQiPYi'></big><dt id='VQiPYi'></dt></noscript></li></tr><ol id='VQiPYi'><option id='VQiPYi'><table id='VQiPYi'><blockquote id='VQiPYi'><tbody id='VQiPY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QiPYi'></u><kbd id='VQiPYi'><kbd id='VQiPYi'></kbd></kbd>

    <code id='VQiPYi'><strong id='VQiPYi'></strong></code>

    <fieldset id='VQiPYi'></fieldset>
          <span id='VQiPYi'></span>

              <ins id='VQiPYi'></ins>
              <acronym id='VQiPYi'><em id='VQiPYi'></em><td id='VQiPYi'><div id='VQiPYi'></div></td></acronym><address id='VQiPYi'><big id='VQiPYi'><big id='VQiPYi'></big><legend id='VQiPYi'></legend></big></address>

              <i id='VQiPYi'><div id='VQiPYi'><ins id='VQiPYi'></ins></div></i>
              <i id='VQiPYi'></i>
            1. <dl id='VQiPYi'></dl>
              1. <blockquote id='VQiPYi'><q id='VQiPYi'><noscript id='VQiPYi'></noscript><dt id='VQiPY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QiPYi'><i id='VQiPYi'></i>

                追逐陽光的士兵:他們的笑容,比陽光燦爛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馮健 裴雪峰 粟棟 等責任編輯:丁楊2020-01-06 07:03

                2020年第一天,朝陽緩緩從地平線升起。千萬縷陽光中的一束,沒有忘記來到滇西高黎貢山,只是它姍姍來遲。

                “10點半快到了,這可是新年裏的第一縷陽光。快上山占領‘陽光陣地’,別讓陽光就這麽溜走了。”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片馬前哨排的官兵們,開始了每天一次的“追太陽比賽”。

                前哨排地處西南邊陲的一個偏僻峽谷,這裏是中國僅有的傈僳族聚居地。傈僳族群眾居住在滇西高原的崇山峻嶺間,“向陽而居、向陽遷徙”是這個民族的生活習俗,他們因此得名“追趕太陽的民族”。

                為了擁抱陽光、享受陽光,長期駐守這裏的哨所官兵也有不少與陽光親密接觸的故事。

                關鍵詞:遲到的陽光

                有一種笑容,比陽光燦爛

                ■馮健 裴雪峰 解放軍報特約通訊員 粟棟

                迎著陽光,前哨排官兵奔向山巔的“陽光陣地”。陳羲明攝

                缺少陽光,有時跟缺氧是一樣的

                對於普通人來說,享受一縷陽光,只需要拉開窗簾。

                對於片馬前哨排的官兵來說,享受陽光的過程卻“有點難”。

                連隊駐守在怒江峽谷深處,四周高山環繞,巍峨聳立,多數時間都大霧彌漫。哨所官兵們說:“每年只有三四個月時間,陽光能在上午10點爬上山崗,給峽谷帶來一絲溫暖。但要舒舒服服地沐浴一次陽光,必須得爬上海拔3000多米的山巔。”

                “缺少陽光,有時跟缺氧是一樣的。”戰士李濤聊起渴望陽光的心情,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

                戰士們居住的營房十分潮濕,衣物晾曬一周都幹不了,太陽能熱水器總是“罷工”;嚴冬氣溫低至0℃以下,大家在室外訓練如果不做好熱身,極易出現訓練傷;長期不見陽光,不少官兵患上了風濕病和關節炎。

                為此,每次體能訓練開展前,官兵都要進行一次“追太陽比賽”:誰最先跑到對面山頭上就可以占領“陽光陣地”,獎品就是“痛快地享受半小時陽光”。

                那年冬天,戰士李濤剛到哨所報到,同宿舍戰友們便告訴他:“洗過的衣服,要趁著陽光出來時爬上山頂晾衣場晾曬,太陽下山前再收回……這樣反復跑上幾天,衣服才能徹底幹透。”

                李濤心裏嘀咕:“衣服晾在山上,就算太陽落山不收,也能自然風幹啊,何必那麽麻煩?”

                這天上午,李濤將清洗好的一身迷彩服晾在山上曬衣場。下午,他被臨時派往幾十公裏外的團隊出公差,一忙起來,曬衣服的事忘得一幹二凈。

                第二天歸隊已是深夜,李濤和戰友打著手電筒上山取衣:那一身迷彩服早已凍成了“冰鎧甲”……這下,李濤徹底相信了。

                在哨所待了大半年後,李濤發現,哨所駐地晝夜溫差大、濕氣重,缺少陽光給守哨官兵帶來了許多困擾。

                追趕陽光,他們收獲快樂

                有人說,不見陽光的哨所何其艱苦:連一束陽光都是奢侈品。

                哨所官兵們卻說,越是在陽光稀缺的地方,快樂和堅強的種子越是加速生長。

                入伍前,上等兵王強是個十足的“小肉墩”——身高168厘米的他,體重80多公斤。到了哨所,無論訓練還是考核,他總是落在後面。

                每次王強考核“敗北”,看著他垂頭喪氣的樣子,班長許偉濱心裏比誰都著急。

                “大家來到哨所都是一家人,我們不能讓一名戰友掉隊!”為了幫助王強追上夥伴們的步伐,許偉濱帶領王強開始了一場“減重挑戰賽”。

                清晨,大家還在熟睡,兩人就起床,背上沙袋開始5公裏越野訓練;深夜就寢時間到了,兩人還在健身房加練……

                努力的效果,可謂立竿見影。兩個月時間,王強減重13公斤,人精幹了,巡邏時氣喘籲籲的時候少了,體能素質也提高了。

                一次“追太陽比賽”,王強“撒丫子”跑了個冠軍,第一個攻占“陽光陣地”。他興奮地在山頭上翻了個跟鬥,臉上的笑容比陽光還燦爛。

                為了享受陽光,哨所官兵想了很多辦法。這一過程,也讓大家收獲不少快樂。

                一次巡邏,中士岑嘉鴻不小心崴了腳,走幾步就疼得受不了。軍醫檢查後要他“靜養一個月”,這可把他郁悶壞了:“靜養就靜養吧,這一天到晚見不到陽光,可咋辦呢?”

                那陣子,戰友們察覺到岑嘉鴻的焦慮,專門排出一個“值班表”——每天上午,大家輪流扶著岑嘉鴻上山曬一會兒太陽。

                不到一個月,戰友們已按“值班表”輪換了一遍,岑嘉鴻卻說啥也不同意再上山了:“這段日子讓大家受累了!我已經能走了,別再為我費心了……這陽光啊,已經照到了我心裏,連一寸陰影都沒有!”

                岑嘉鴻的一番話,說得大家哈哈大笑,哨所裏頓時暖意融融。

                陽光不僅帶來快樂,有時還是巡邏的“向導”。

                在前哨排防區內,通往最遠界樁的巡邏路十分艱險。一路上,官兵要翻過崇山峻嶺,跨過湍急河流,攀過“牛背脊”懸崖。關於這條路,副連長代華斌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一次巡邏,因突發山體滑坡,官兵只能繞道而行。不想,大家在崇山峻嶺中迷失了方向,指北針也“鬼使神差”地失靈了……

                當時,帶隊的代華斌突然想起哨所前輩說過的話:分析太陽照射的角度,就能判斷方向。

                代華斌帶領巡邏分隊登上山頂。當時正值晌午,太陽當空,他根據太陽光影移動角度,結合以往對邊情路況的研判分析,最終找到了一條通往界樁的山路,順利完成執勤任務。

                擁抱陽光,有時是生活的全部意義

                軍犬大黃剛到哨所時,對於峽谷濕冷的天氣十分不適應。

                每當太陽照耀峽谷,大黃就跟著官兵們一起沖上山巔。等太陽離開了,它又耷拉著耳朵挪回營區,一副“病懨懨”的模樣。

                官兵們以為它真的生病了,給它裹上毛毯、用暖風機吹風,晚上讓它睡在宿舍,但大黃還是一副老樣子。沒辦法,官兵們從鎮上畜牧站請來一位獸醫。他為大黃仔細檢查了一番,對大家說:“每天多曬會太陽,它就會好起來了!”

                這可把大家難住了。大學生士兵耿誌明“突發奇想”,外出時從鎮上背回來一面鏡子,放在了前哨排對面的半山腰。

                耿誌明笑嘻嘻地說:“根據光的反射原理,有了這面鏡子,咱們或許可以提前一個小時‘享受’陽光。”

                這個建議得到了戰友們的一致支持。說幹就幹!選點、安裝、調試,大家想方設法把鏡子架上了半山腰。

                打那以後,真的有“一米陽光”經鏡子反射,照到了營房前的空地上,大黃有了一塊享受太陽的“寶地”。俗語說“給點陽光就燦爛”,大黃真的變得活潑起來……

                可好景不長,一日暴雨來襲,讓大黃享受“太陽浴”的鏡子不見了蹤影,官兵們趕緊又去鎮上背回來一塊……就這樣,在對面山腰放一面鏡子,成了哨所的傳統。

                在官兵心裏,擁抱陽光不僅意味著健康的生活,有時更是生活的全部意義。

                新年伊始,排長師榮即將迎來自己的24歲生日。中午時分,戰士們神秘兮兮地對他說:“排長,我們為你準備了一份特殊禮物。”

                在戰友們帶領下,師榮穿過營房前的竹林,又走了一大段路,眼前豁然出現一片開闊地域以及幾個石頭長凳。

                和煦的陽光透過群山的縫隙,照射在石凳上,這畫面令人心醉。

                “這是大家最近尋得的一塊‘寶地’,以後咱們看書學習、組織教育課就有了好去處。”上士劉璇宇說道。

                看著石凳旁戰友們用小石子拼成的“太陽花”圖案,師榮已然明白了戰友們的一番苦心,感動得淚花閃閃,不住地點頭……

                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並非只有寒冷相伴。

                此刻,這朵“石頭花”正向著太陽微笑搖曳,而太陽也對它報以溫暖。

                即使陽光遲到,溫暖也不會缺席

                幾年前,峽谷通往外面的路修通了。為了改善哨所環境,官兵們網購了一批“小太陽”電暖器。由於當時營房供電線路老舊、電壓不穩,“人工太陽”常常“罷工”。

                有時遇上連續陰雨大霧天氣,加之供電線路故障,官兵們洗澡就成了問題,只能靠燒柴取熱水。

                官兵們說,哨所許多“老物件”見證著哨所的歷史,也述說著一茬茬官兵的奉獻精神,哨所的燒水壺就是其中一件。

                仔細觀察燒水壺,以往戰友刻下的“豪言壯語”至今仍清晰可見:“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一茬茬峽谷戍邊人,在追逐陽光的路上,不斷築牢了紮根邊防的信念。

                近年來,哨所建成了第六代營房,電力供應更為穩定持續,手機信號也實現了3G全覆蓋,還配備了全自動烘幹機、熱水器等。戰士們的守防條件改善了,但大家心裏始終裝著陽光,渴求著那一束陽光。

                “哨所陽光難追,心中陽光常在。2020年,我們會只爭朝夕,在追逐陽光的路上奮力奔跑。”排長師榮說。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