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官网

  • <tr id='elQ2Rm'><strong id='elQ2Rm'></strong><small id='elQ2Rm'></small><button id='elQ2Rm'></button><li id='elQ2Rm'><noscript id='elQ2Rm'><big id='elQ2Rm'></big><dt id='elQ2Rm'></dt></noscript></li></tr><ol id='elQ2Rm'><option id='elQ2Rm'><table id='elQ2Rm'><blockquote id='elQ2Rm'><tbody id='elQ2R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lQ2Rm'></u><kbd id='elQ2Rm'><kbd id='elQ2Rm'></kbd></kbd>

    <code id='elQ2Rm'><strong id='elQ2Rm'></strong></code>

    <fieldset id='elQ2Rm'></fieldset>
          <span id='elQ2Rm'></span>

              <ins id='elQ2Rm'></ins>
              <acronym id='elQ2Rm'><em id='elQ2Rm'></em><td id='elQ2Rm'><div id='elQ2Rm'></div></td></acronym><address id='elQ2Rm'><big id='elQ2Rm'><big id='elQ2Rm'></big><legend id='elQ2Rm'></legend></big></address>

              <i id='elQ2Rm'><div id='elQ2Rm'><ins id='elQ2Rm'></ins></div></i>
              <i id='elQ2Rm'></i>
            1. <dl id='elQ2Rm'></dl>
              1. <blockquote id='elQ2Rm'><q id='elQ2Rm'><noscript id='elQ2Rm'></noscript><dt id='elQ2R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lQ2Rm'><i id='elQ2Rm'></i>

                榮立過二等功的文職護士唐麗娜:幹遍“疫”線病區所有崗位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會賓責任編輯:喬楠楠2020-04-08 11:27

                重癥病房裏的“多面手”

                ——記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唐麗娜

                ■劉會賓

                清晨6時許,天剛蒙蒙亮,火神山醫院ICU病房護士唐麗娜,急匆匆地登上班車。

                “護士長,今天你上哪個班?”同車護士徐澤雨問。

                “質控班。”唐麗娜答道。

                “我記得前幾天你上的是治療班呀?”徐澤雨有點納悶。

                說怪不怪,唐麗娜曾經在鄭州聯勤保障中心護理專業比武場上獲得冠軍、榮立過二等功。來火神山醫院工作的50多天裏,素質全面過硬的她,上過治療班,幹過質控,進過班組,幾乎幹遍了“疫”線病區的所有崗位,成為一位名副其實的“多面手”護士。

                當天的質控班,從口腔護理開始。走進重癥醫學二科更衣室,唐麗娜熟練地穿上隔離服。拉開ICU病房的最後一道門,屋裏氣氛凝重,監護儀“滴滴答答”的響聲此起彼伏,15張病床上都躺著重癥患者。

                “爺爺,我給您擦擦嘴,會舒服一點兒。”雖然明知這位昏迷的患者沒有意識,但每次操作,唐麗娜還是試著和他溝通。湊到患者面前不足30厘米的距離,唐麗娜輕輕拔出患者口腔裏的牙墊,帶有血絲的分泌物頓時流了出來,她拿起棉球仔細擦拭。一個操作往往需要一直保持彎腰姿勢20多分鐘。這些天數百次的操作,唐麗娜的腰和脖子已經酸痛得有些麻木。

                ICU病房裏,每個班次都是嚴峻考驗。那天上午,護士小趙焦急地找到唐麗娜,請她幫忙紮個動脈穿刺。小趙說,自己戴著三層手套,手指靈敏度下降,摸了半天患者手腕血管,也弄不清到底是自己的手指跳,還是患者的脈搏跳。

                唐麗娜走上前來,只見患者的手背和腕部腫得像個饅頭,很難找到可以紮針的地方。

                “咱們盡量一次成功,讓他們少受點罪。”唐麗娜邊說邊俯下身,左手輕輕摸索脈搏。片刻後,她的手指停下了,右手拿起針頭,快速刺入動脈血管,順利完成了穿刺。

                最讓唐麗娜揪心的是那次進班組。經過20多天的搶救,88歲的趙奶奶病情惡化。於是,只要一有時間,唐麗娜就會坐在床旁,握著趙奶奶的手。

                “我想用體溫告訴她,有人陪著她,她並不孤獨。”說到這裏,唐麗娜眼圈濕潤。

                下班後,唐麗娜走出醫院大門口,看到又一批患者康復出院,她的心情好了很多。其中一位小姑娘扭過頭,沖著唐麗娜喊道:“謝謝解放軍阿姨,我要出院了……”聽罷,唐麗娜不禁心頭一熱:這正是一名醫務工作者的價值所在啊。

                ?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