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网

  • <tr id='vcicFZ'><strong id='vcicFZ'></strong><small id='vcicFZ'></small><button id='vcicFZ'></button><li id='vcicFZ'><noscript id='vcicFZ'><big id='vcicFZ'></big><dt id='vcicFZ'></dt></noscript></li></tr><ol id='vcicFZ'><option id='vcicFZ'><table id='vcicFZ'><blockquote id='vcicFZ'><tbody id='vcicFZ'></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cicFZ'></u><kbd id='vcicFZ'><kbd id='vcicFZ'></kbd></kbd>

    <code id='vcicFZ'><strong id='vcicFZ'></strong></code>

    <fieldset id='vcicFZ'></fieldset>
          <span id='vcicFZ'></span>

              <ins id='vcicFZ'></ins>
              <acronym id='vcicFZ'><em id='vcicFZ'></em><td id='vcicFZ'><div id='vcicFZ'></div></td></acronym><address id='vcicFZ'><big id='vcicFZ'><big id='vcicFZ'></big><legend id='vcicFZ'></legend></big></address>

              <i id='vcicFZ'><div id='vcicFZ'><ins id='vcicFZ'></ins></div></i>
              <i id='vcicFZ'></i>
            1. <dl id='vcicFZ'></dl>
              1. <blockquote id='vcicFZ'><q id='vcicFZ'><noscript id='vcicFZ'></noscript><dt id='vcicFZ'></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cicFZ'><i id='vcicFZ'></i>

                來自祖國邊防一線:祝福母親,他們守望家與國

                來源:解放軍報責任編輯:劉上靖2020-10-03 14:02

                祝福母親,他們守望家與國

                ——來自祖國邊防一線的報道

                西藏軍區昆木加哨所官兵描紅界碑——

                將忠誠鐫刻雪山雲端

                ■馮亞坤 高寰宇

                晨光熹微,雪峰巍峨,西藏軍區昆木加哨所12名官兵迎著朝陽啟程。按照計劃,他們將前往防區內海拔最高的18號界碑巡邏。

                “出發!”隨著哨長土旦旺久一聲令下,巡邏隊官兵迅速登車。土旦旺久介紹,昆木加哨所海拔4900多米,常年高寒缺氧、風雪肆虐,他和戰友一年四季巡守10余個風雪山口、雪山界碑。

                10分鐘後,車停在雪峰腳下。接下來,土旦旺久將帶領戰友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雪峰、穿越河谷。此行,每個人的背囊中珍藏著排筆和紅漆,在祖國母親第71個生日來臨之際為界碑描紅。

                腳下沒有路,官兵用雙腳踏出一條巡邏路。上士賈年生在哨所守防10年,憑借對周邊山石的方位記憶,再惡劣的天氣,他也能清晰辨明方向。

                午時,路途過半。官兵體力消耗較大,土旦旺久叮囑大家原地休息,輪流吸氧,補充體力。賈年生第一次參與18號界碑巡邏時,曾因高原反應沒能登上雪峰。此刻,他簡單吸了幾口氧氣,便將氧氣袋遞給第一次參加巡邏的上等兵邱宇杭。繼續向前,一段山梁橫亙眼前。官兵取出背包繩,彼此相系腰間,一個接一個向上攀爬。

                “界碑就在對面山巔,大家加把勁!”土旦旺久一邊鼓勵大家,一邊觀察地勢。眼前這片河谷暗藏不少“陷阱”,巨大的山石下,溪水湍急。

                雪峰下,官兵向山巔的界碑發起沖鋒。“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國不會忘記不會忘記我。”18號界碑前,官兵唱起心中的歌,用排筆為界碑描紅。

                成功登頂,並為界碑描紅,邱宇杭難掩激動之情。他說:“界碑神聖,山河無言,守護祖國母親,是邊防軍人的自豪和榮譽。”

                ?

                南疆軍區克克吐魯克邊防連官兵勇闖險境——

                艱險擋不住軍人腳步

                ■楊從榕 胡 錚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張 強

                深秋,帕米爾高原雪花飛舞。

                國慶前夕,南疆軍區某邊防團克克吐魯克邊防連指導員李建陽,帶領官兵向著海拔5420米的某點位挺進。

                連隊官兵常年擔負百余公裏邊境線守防任務,巡邏點位大都位於海拔5200米以上。此行,他們將穿越數道冰河、攀登海拔5000多米的冰峰。

                腳下亂石嶙峋,官兵行走其上,一不小心就可能受傷。在穿越一段陡崖時,上等兵王新福突然腳底一滑,險些墜下山崖。李建陽一個箭步上前將他拽住,後續官兵手拉手,一個接一個緩步前行。

                “用腳步丈量擔當,這是軍人對祖國的錚錚誓言。”戰友們一邊鼓勵王新福,一邊將背包繩綁在彼此身上,相互牽系。

                “前面那片冰川就是‘鬼門關’了。”在連隊守防14年的四級軍士長戚大軍告訴記者,就是在這條生死路上,曾有戰友獻出了生命。

                艱險擋不住軍人的腳步!下午1時,巡邏分隊向海拔5420米的雪峰發起沖鋒。這是一段長度不過800多米的山崖,但途中亂石林立,積冰濕滑。在李建陽指揮下,大家奮力向山頂發起沖鋒,終於抵達山巔的1號界碑。

                雪山之上,藍天之下,官兵仔細擦拭碑體。

                山風呼嘯,五星紅旗格外艷麗。大家擎起五星紅旗,面對界碑莊嚴宣誓:“祖國在我腳下,寸土不丟,寸土不讓。”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